最新免费有效

问道新闻

推广员主页 > 问道新闻 >

问道传(七十二)

发布时间:2019-07-30  作者:admin
第七十二章:再回乾元山
 
(上回说到,顾焱去轩辕庙拜见陆压真人……)
 
“啊!”顾焱一惊,忙抬起头来,“真人息怒,晚辈是乾元山金光洞弟子,今趟正是奉逍遥仙前辈指点前来!”
 
顾焱心下飞快思考着,也不知身上哪点触怒了陆压真人,竟将自己归为了妖魔,他正要说出自己乃是朱雀一族的后裔时,却见陆压真手指快如闪电的一点,将一道金色霞光打入了顾焱体内。
 
瞬息之间,顾焱身体一僵,便失去了对肉体的控制,只余下眼珠能微微转动,但听陆压真人道,“或许肉眼凡胎无法看出你的身份,但老夫纵横无数甲子,你身上那些淡淡的魔气岂会瞒得了我?”
 
忽的,陆压真人眼中带了些许疑惑,仔细的打量了顾焱一番后,左手一抬,便将顾焱腰间的香囊摄到了手中,一阵霞光闪过,顾焱的发丝便变成了淡淡的紫色,眉间也出现了一枚火焰印记,正散发着淡淡的金光,但其身上竟也冒着丝丝的魔气。
 
见状,陆压真人双眉一挑,似是发现了极为有趣的事情,其往香囊上一抹,手中便多了一根两尺来长的金红色长羽,其上符文流转,正是朱雀神羽,陆压真人把玩了这神羽片刻,便将其放回了香囊之中,顺手撤去了顾焱身上的禁制,又将香囊抛还给了顾焱。
 
顾焱心中松了一口气,香囊被摘下后,他自然也发现了身上的魔气,香囊能够遮掩自身的朱雀气息与特征,未曾想到竟连魔气也遮掩了过去,自己也未曾发觉,也不知是何时染上魔气的?怪不得被向陆压真人误认为妖魔,其拱手道,“多谢真人手下留情。”
 
陆压真人神色微微缓和了些,道,“朱雀神君是你什么人?我观你骨龄只有十八岁,但朱雀一族,百年为一岁,十八岁绝不可能是如此模样,你虽有人族血脉,但身上的朱雀血脉的极为深厚,不逊色于朱雀神君的两子一女。况且,朱雀一族人丁稀少,只有那么寥寥几人而已,难得她还能让你出来历练,并让你拜入了乾元山门下,难不成你不知道乾元山与朱雀一族的恩怨吗?”
 
说到这里,陆压真人言语之中竟带了些玩味的意思,似是在看一场好戏,顾焱微微一抿唇,其作了一揖道,“家母朱瑜,家父顾清欢,朱雀神君乃是家外祖母,劳烦真人对我族如此牵挂。”
 
说罢,顾焱无甚感觉,倒轮到陆压真人沉默了,片刻后,他轻声感叹道,“瑜丫头啊……”
 
其又正色道,“先说究竟有何要事!”
 
“晚辈这里有封书信,乃是逍遥仙前辈嘱托我交与前辈的。”顾焱神识往乾坤袋中一探,手上再一抹,便将书信取了出来,并极为恭敬的交于了陆压真人。
 
“这还真是逍遥老儿的笔迹,其上还有逍遥老儿独特的铭文,看来不假。”陆压真人略扫完书信,便转向了顾焱,神色严峻的问道,“不过有件事老夫还是得问问,小家伙你不知道你自己身上有魔气吗?”
 
“晚辈有段时间身体是有些异常,但应该不会产生魔气呀……”顾焱忽想起之前瑾钊交于自己那枚丹药,忙取了出来,“前辈莫非说的是这包解药?据说此乃望月堂之物,有延缓走火入魔之效……”
 
“望月堂?莫非是最近兴起的一股势力?些许跳梁小丑,真是不自量力!”陆压真人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随后接下这丹药,轻轻嗅了几下,随口道,“这解药似正非正,似邪非邪,看来果然有些道行。望月堂有此气象,想必这血月魔族亦是出了不少力……”
 
陆压真人说罢,连带着那颗解药,又抛给了顾焱一颗半透明的丹药,“这颗净魂丹,可清除你体内的魔气,你找个地方炼化即可。这五大门派的长老究竟是干什么去了,大敌当前竟然执拗于小辈的纠纷,真是让人笑话!”
 
随后其朝着顾焱道,“若非此事涉及血月魔族,你外祖母帮你解决这等小麻烦只是小事而已,如今此事事关重大,少不得要让老夫动动筋骨了!你且放心,有老夫出面,不会让朱雀一族面上无光。你随后便回金光洞拜见太乙真人,我自有安排,随后便到。”
 
说罢,陆压真人便一掐诀,化作了一道金光冲天而起,瞬间便没了踪迹,根本没留下给顾焱说话的机会,顾焱手中捏着那颗净魂丹,心中的思虑已经放下了大半,他这一番曲折的求助,本就是为了保全朱雀一族的颜面,不给五派留下一个恃强凌弱的印象,如今有陆压真人的承诺,他心中自然也一片放松。
 
随即便寻了一处地方,将香囊仔细系好,把那颗净魂丹吞下,默默炼化药力……
 
……
 
金光洞内:
 
一处布置的古香古色的洞府之内,点燃着一盏昏弱的青铜灯,照得这洞府有些朦胧,一身着黄袍,头戴高冠年约五十的老者正盘坐在榻上闭目养神,正是太乙真人,忽的其神色一动睁开双眼,静静的看着前方。
 
与此同时,一道淡淡的遁光也降落在其面前,来者显现身形,正是顾焱,顾焱行了大礼,垂首道,“拜见师傅,弟子有要事相告!”
 
太乙真人长长叹了一口气,眼中尽是忧愁,“先不说你重伤其他弟子之事,本座着人带你回来,正是想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你这家伙倒好,翅膀硬了,如今连本座的命令都不听了!”
 
顾焱再一拱手,道,“师傅且听弟子分说……弟子得紫霞真人,逍遥仙等前辈指点,特来转告重要消息的……”
 
片刻后,太乙真人的态度已经缓和下来,“你且说来听听。”
 
顾焱心中一喜,便将之前发生的种种告知了太乙真人,并递上了之前夺取的解药,“此事先前已向逍遥仙禀告,不知掌门可曾收到逍遥仙的消息?”
 
“先前听逍遥仙曾说过,青袍贼子与魔人勾结,看来是确有其事了。”太乙真人接过顾焱递过来的解药,仔细端详了一番,随后小心的收了起来,“这解药似邪非邪,看来这望月堂主对此着实下了一番功夫。很好,此物暂由本座保管,届时交给五派丹术高超之术研究!”
 
“不过眼前尚有一事,亟待解决。”太乙真人轻叹了一口气看向顾焱,“五大门派向来同气连枝,如今你重伤几位同门师兄弟,已引起公愤,若不及时解决,恐怕会引起不少麻烦……”
 
话音未落,太乙真人忽的面色微变,连忙起身,喃喃道,“来得好快……”
 
顾焱觉得一头雾水,但片刻后便感觉山门处一阵嘈杂,沉默些许时间后他开口问道,“莫不是那几位掌门来了……”
 
太乙真人默默点了点头,“你且随我前去,不必担心,本座自会保你无恙。”
 
“多谢师傅!”
 
随即,太乙真人面色严肃的一掐诀,二者脚下浮现出一个金色的法阵,这法阵略扭曲了一下便消失不见,两人的身形也同时消失。
 
与此同时,金光洞前一道金光闪现,太乙真人与顾焱的身形浮现出来,顾焱略定下神,目光暗暗打量了周遭,不由得心下咯噔了一声,只见一男一女正矗立在金光洞不远处的枫树下,两位掌事长老正在一旁作陪。
 
如今正值秋季,乾元山红枫如血,煞是美丽,但今日却因这两人的到来,极为旖旎的秋景竟充满肃杀之气,男的年岁面貌与太乙真人相仿,手持一把芭蕉扇,身着紫袍,面相威严,一看便是常年掌权之人才有的气势,女子则是三十余岁的宫装美妇,珠翠盈头,一双黛眉丹凤眼,面上满是煞气。
 
见状,顾焱在心中暗暗念道,“文殊天尊,石矶娘娘……”
 
(未完待续)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