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免费有效

问道新闻

推广员主页 > 问道新闻 >

问道传(七十一)

发布时间:2019-07-27  作者:admin
第七十一章:身怀魔气
 
(上回说到,顾焱返回天墉城,欲拜见逍遥仙……)
 
顾焱则是毫不在意,淡笑道,“师姐说笑了。在下自知一些行为冒犯了几位师兄,届时自会上门请罪。但眼下尚有要事,还请宽限则个。”
 
这二人称怀谨怀慎为师兄,自然修为也高不到哪里去,男的修为似是刚刚破境到塑道境,女子则还是炼气境圆满,若是这二人就此离去,也少费顾焱一些功夫。若是他们阻拦,顾焱也不介意开罪他们,凡是都有个轻重缓急,自然以大局为重,相对于拜见逍遥仙,开罪他们二人倒是无关要紧了。
 
那男子却开口道,“不知师弟所为何事呀?不如我替你办完‘要事’后,随我走一趟如何?”这男子看似敦厚,但面色却是似笑非笑,不由得让顾焱在心中嗤了一声,行事如此小人,佛口蛇心,当真令人可笑!
 
这男子似是知晓些什么,眉头一挑冷笑道,“若是求逍遥仙说情,我看你还是免了吧!逍遥仙虽说德高望重,与五派有莫大的渊源,但轻易不参与派内纠纷之事。此去徒劳无功,不如随师兄我走一遭吧!”
 
“非也,在下今日受紫霞真人所托,拜访逍遥仙乃有要事相告……”顾焱直接将紫霞真人抬了出来,也是想让这二人知难而退。
 
话音未落,那女子便呛声回去,“管你是紫霞真人,还是赤霞真人!我看你压根就不想去,估计找借口推诿吧!”这女子狠狠瞪了顾焱一眼,对一旁的男子道,“哼!师兄别废话了,这家伙自诩手上有点功夫,刚收拾了几位前来捉拿他的同门师兄,如今岂会把我们放在眼里?!”
 
此女话音未落,顾焱一掐诀,身上便爆发出一阵金色的光圈,瞬息之间便往外扩张,二人忽觉一阵巨力传来,待再反应过来之时,已是在顾焱丈许之外。
 
那女子面上红白交错,片刻后,咬牙切齿道,“果然有点道行!我等技不如人,今日就请不动你这尊‘大神’了!”
 
男子则是面上冷淡,眼中带着一丝嫉妒,道“阁下这身功力倒是蹊跷的很,但愿不要被我抓住把柄……”
 
说罢,二人便掐诀遁回了乾元山,顾焱嗤了一声,“伪君子!”,随后便踏入小院儿。
 
只见这两进的小院儿翠意盎然,满是花草,还植有一小片竹林,葡萄藤架下放有一石桌两石凳,桌上放有一副残棋,地面乃是由青石砖铺就,两个洒扫童子正在扫去地上的灰尘,俨然一副方外之境。
 
若是不知情的人前来,还以为到了世外桃源呢,顾焱正欲询问洒扫童子,却忽的眼前一花,再睁开眼时,已经到了一间屋子内,这一手斗转星移的本事着实让顾焱赞叹了一番。
 
屋内香炉点了檀香,闻之使人神清气静,一身着青色道袍,带鱼尾冠,手持浮尘,发须皆白的老道正笑眯眯的看着顾焱,顾焱哪能不知这便是逍遥仙,忙作了一揖,说明了来意。
 
逍遥仙听罢,轻抚了几下胡子,微微侧首道,“此事可大可小,毕竟尚未酿成不可挽回的大错。不过这种门派纠纷之事,诸位长老想来莫衷一是,老朽一介方外人士,着实不便插手……”
 
顾焱略抿了下嘴,心下思量一番,看来没有足够的理由是请不动逍遥仙的,便道,“晚辈属实无意打伤几位师兄,事后虽几经补救,却仍难以平息师兄的愤怒,晚辈自知难逃惩责,便打算夺取青袍门的解药,以便带回师门研究。不料惊动血月魔族之人,紫霞真人正是因此事前来,并嘱我前来拜见您……”
 
“原来是紫霞真人的主意,这家伙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一有事情就丢给我们这些老骨头,赶明儿会上这家伙,定要好好说道说道!”这逍遥仙摇头笑骂道,忽的其面色一正,道,“小友刚才说什么来着?血月魔族?”
 
“正是!”
 
逍遥仙长叹一声,“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本以为仙魔战后,魔族之人已经不成气候了。没想到这帮蠢蠢欲动的家伙,终于耐不住寂寞,又出来搅风搅雨了!看来我等还得早作打算,以迎接即将来临的腥风血雨了……”
 
见逍遥仙一甩浮尘,掐诀正欲离去,顾焱忙出言挽留,这些前辈怎么都有一言不合便要离去的冲动?其将先前之事再提了一遍,逍遥仙微微眯眼,道,“也对,如今这青袍贼与魔族中人相互勾结,实在不宜自乱阵脚。不过老朽虽与五派颇有渊源,但那几个掌门个个资历深厚,恐怕不会给我面子……不过老朽知道有一人,辈分奇高,哪怕是三教圣人也得以平辈之礼相待。此人名唤陆压真人,算起来也算是尔等五派的师叔祖了。”
 
“不过此老嫉恶如仇,行事向来出人意料,小友可得好生相求。”逍遥仙话锋一转,开始说起陆压真人的秉性,随后道,“待老朽修书一封,你便可前往轩辕庙拜见他。如有此老出手,必能平息此次五派争端。”
 
说罢,逍遥仙右手并起双指,一张雪白的宣纸凭空出现,其手指不断的移动着,宣纸之上不断有金色文字闪现,但金色文字具体为何,顾焱却是一头雾水,这文字并未中洲通用之语,似是上古语言,极为晦涩难懂,看来之后定要了解一下上古文字了,顾焱心下暗自想道。
 
片刻后那宣纸便布满金色文字,随后金光一敛,便化作了一个信封的样子,轻飘飘的落在顾焱手中。
 
顾焱连忙捧住,霞光一闪便将书信收入了乾坤袋中,逍遥仙往广袖中一探,竟摸出了一炷半尺来长的黑色信香交于了顾焱,逍遥仙道,“陆压真人行踪飘忽不定,你到轩辕庙大殿前,点燃这根信香,不出片刻,陆压真人便会现身,切记,定要好生相求!”
 
“多谢前辈。”顾焱将信香收入乾坤袋后,作了一揖后便驾起遁光离去,逍遥仙也单手掐诀,霞光一闪便不见了踪迹。
 
……
 
一处古朴的青灰色大殿前,一个红衣少年正将一根黑色信香凑在鼻子下轻嗅,片刻后,这少年嘀咕了几句,将信香插在了青砖地上,轻轻吹了一口气,那信香便开始点燃起来。
 
淡青色的香烟袅袅往上飘着,凝而不散,似是要冲破九霄,这少年满意了点了点头,随后便后退几步,落在了台阶之上,这少年不是他人,正是顾焱。忽的顾焱眉头微皱,掩鼻轻咳了一声,这信香未点燃之前一点味道都没有,点燃之后却是十分辛辣,极为呛人,也不知这信香是由什么做成的。
 
约是一炷香的功夫过去,这信香几乎要烧完,但是仍未见陆压真人现身,顾焱不由得有些着急,忽的其觉得四周空气一紧,一道极为耀眼的金光降到了轩辕庙大殿钱。
 
待霞光散去,只见一个身背巨大葫芦的老者矗立在大殿前,此老面相生得极为威严,身着酒红色道袍,带珊瑚玉冠,生有白发的发丝梳的整整齐齐,目光如鹰一般锐利,其身上传来的淡淡威压令顾焱都喘不过来气来。
 
见状,顾焱作了一揖道,“晚辈乾元山弟子顾焱,拜见真人,晚辈此行,乃是得逍遥仙前辈提点——”
 
只见陆压真人眉头一皱,打断了顾焱的言语,“呔!哪里来的妖魔,胆子不小啊,竟敢糊弄老夫!”
 
……
 
(未完待续)
 
关键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