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金融

僵尸公司賽維的七年之癢債務都是表象

2019年05月03日 栏目:金融

賽維LDK無疑正遭受著成立七年來危急的時刻。这家以硅片业务起家拓展至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光伏制造商自2007年登陆纽交所后,厄运变开始尾随

賽維LDK無疑正遭受著成立七年來危急的時刻。

这家以硅片业务起家拓展至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光伏制造商自2007年登陆纽交所后,厄运变开始尾随而来,疯狂扩张使得赛维逐步堕入不可自拔的债务危机之中。

赛维LDK2011年年报显示,截至去年底,赛维负债总额为302.30亿元,负债率达87.7%,其中短期债券就高达196.71亿元。

债务高筑,而其造血能力却如此不足。

《环球企业家》于7月22日、23日探访了赛维新余总产基地、马洪多产工厂、苏州产厂,发现赛维除硅片业务外,产环节的开工率均不足20%。位于新余马洪镇产能为1.5万吨/年的多晶硅工厂已停产两个月;苏州产能800MW/年的组件厂已停产半个月,现在消耗30MW的库存;产能为1.5GW/年的南昌产基地现在每月产量仅20MW;新余的8条产线已经停产6条,合肥的3产线已经停产32条;新余的11个切片车间也已停产了1/4。

一边是岌岌可危的债务压力,一边是大面积停产状态。在营收难以支持赛维还债的情况下,新余市政府不得不为赛维输血维存。

(下称“华融信托”)偿还信托贷款的缺口资金纳入同期年度财政预算的议案。”消息一出,立刻引发了政府是否该为民营企业债务买单的大讨论。几天后,新余市政府从官方站上撤掉了这条公告。

本刊在采访中了解到,赛维于三年前在华融信托办理了一笔5亿元的信托业务,这笔资金于2012年6月29日到期,已由江西省财政“赛维LDK稳定发展基金”先行偿还。日前,赛维希望再向华融信托办理一笔新的5亿元信托业务。为了防范风险,华融信托开出了条件:新余市政府出具经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的将该贷款还款计划列入财政预算的相干文件。

不过,将赛维LDK偿还信托贷款的缺口纳入同期年度财政预算的提请人,并非新余市政府,而是赛维LDK所在的新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当本刊向新余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求证时,该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任光明表示,“企业有企业的运作规定,政府怎么能干涉企业的行为呢?企业应该按市场规则经营发展,该还债的还债。”任光明特地强调,政府不会为赛维还债。

然而另一新余市政府官员却描写了另外一个版本的故事。“赛维为新余是做了很大贡献的,解决了几万人的就业问题。保住赛维,就保住了新余这几万人的饭碗。”这一官员表示,“希望赛维能够撑下来,度过这个难关,不只是新余市的事情,整个江西省都达成了共鸣。”

除了解决就业,赛维还曾为新余的当地财政贡献很多。“以往效益好的时候,赛维每年可以缴纳9、10个亿的税收,这相当于新余两个县的全年财政收入了。”新余市地税相关负责人说,“政府多给赛维一些帮助也能理解,固然在帮助方式上还需要商议。”

赛富基金合伙人闫焱曾炮轰过赛维,称赛维在财务上已经破产,目前的行尸走肉只不过是政府在用纳税人的钱为其输着血:电价补贴、低息贷款、无偿的土地和免费的排污。

光伏产业高峰期时,地方政府争抢项目,提供电价、土地优惠政策和配套资金。在政府强大助推之下,这一产业高速狂奔。而赛维的四处扩大,恰逢2011年欧债危机的冲击、光伏补贴的减少、美国“双反”等存环境,这家号称“江西大能源公司”、“全球的太阳能硅片制造商”,深陷债务危机不能自拔。目前,这家依托政府扶持快速崛起的光伏制造商,只能依赖政府输血艰。

失意多晶硅

彭小峰,赛维的,现在是光伏行业中焦头烂额之人。

这位37岁江西吉安人做劳保用品起家,之后创办赛维曾一度到达过时刻。赛维曾是全球产商,彭小峰也曾以个人财富270亿元一度跃居为新能源首富。

2005年,时任江西省新余市市长的汪德和主动邀请彭小峰把产基地设在新余。彭小峰提出条件,政府解决2亿配套资金和0.4元/度的优惠电价。新余政府答应解决后,赛维落户于此。

2亿元的配套资金,对于这个江西省中部的三线城市来说,并不是一个小数目。纵观2004年全年,新余市的财政总收入才为18.2亿元。为了解决扶持赛维2亿元的资金问题,汪德和四方周旋,终以新余市财政做担保,找到江西国际信托通过信托产品融得1亿元,剩下1亿元则由江西省财政、新余市财政、银行贷款等款项“贴补而得”。

“早那2亿元是政府借给赛维的,他们早就还清了,利息也是照付的。”7年后的今天,新余一政府官员称。不过他坦承,当时2亿元配套资金的确对赛维形成了关键的助推气力。

2006年7月,在正式投产后不久,赛维迅速取得了1500万美元的轮融资。之后又分别在8月和年底完成了金额为4800万美元和2250万美元的第二轮和第三轮融资。短短半年时间,赛维共筹集资金8850万美元,投资者包括法国Natixis银行、鼎晖投资、NBP基金等。

有了这三轮资金的注入,2007年,赛维LDK以“超越光速”的发展速度成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此次IPO,赛维共发行1738.4万股ADS,每股售价27美元,IPO融资高达4.69亿美元。而赛维的投资者在此进程中也获得了不错的回报——Natixis银行出售股票56万股,套现1512万美元;鼎晖出售股票75万股,套现2025万美元。

一个小插曲是,赛维上市后不到半年,一封在华尔街散发的检举信,指控赛维存在虚报库存问题,引发赛维股价下跌50%,华尔街的投资者和分析师开始质疑赛维的诚信。

7月22日晚9点,本刊来到赛维新余总部硅片厂这个彭小峰起家的地方。在产车间(铸锭+切片)里,1工人正在称硅锭的重量,另外一人在冲水清扫车间地面,铸锭炉亮着绿色,显示产,然而在切片管理看板上,39台切片机中有13台切片机旁标记着“停机”。“11个切片车间,8个铸锭车间,大概各停了1/4的产线。”一赛维工人说。

硅片是赛维的起家业务,也是产能曾一度跃为全球之首的业务。即使赛维硅片业务部分停产,75%的开工率,已经是赛维产环节中表现的环节。

让投资者失意、让彭小峰处于被动局面的,无疑是赛维在2008年拿120亿元向上游进军的产能规划超过2万吨/年的多晶硅环节。

距离赛维江西新余总部几公里有一个叫马洪的镇子,赛维的多晶硅工厂建于此地,这里原来有两座山丘,彭小峰用了15天时间便将这里夷为平地,开始建设产能为1.5万吨/年的工厂。

7月22日下午6点,当本刊到达马洪多晶硅工厂侧门时,距离侧门不到十米的银色管道异常安静。一名女性保安正趴在桌子上睡觉,听到动静后出来让离开,“已经停产了。”她说。

辗转来到马洪多晶硅工厂正门,正对大门有三个巨大白罐。“若产,白罐上会冒出白烟的。”赛维多晶硅工厂1离职工人说。但是此时白罐没有任何迹象显示工厂仍在产。一位居住在马洪多晶硅工厂附近的居民告诉本刊,“已经停产两个月了。”之前产时发出的轰鸣声,他从六月份起就没有听到过。

江西萍乡人李怀(化名)在2009年冬天加入赛维,操作马洪多晶硅工厂的冷化机。李怀加入的时间点,产的鼎盛时期,赛维计划上马第三条5000吨/年的多产线时,因此大量招工,多晶硅工厂单从萍乡招人的数量就超过了1000人。

彼时,两条5000吨/产线已经建好,三班工人按8小时工作时间倒班保证设备24产。李怀回忆,这产状况从2009年11月一直持续到2010年4月。在仓库看到出货量数据的李怀告诉本刊,顶峰时期的出货量约为吨/月。

情况在2010年下半年开变化。让工人头疼的是安全问题,运行了一年多的设备开始出现老化,出现三氯氢硅和四氯化硅两种有毒气体泄漏的事故。

“平均一到两个月一次泄漏,多时一个月紧急撤离过8次。”李怀说。

除泄漏问产状况了很大变化。赛维切入多晶硅环节在2008年,当时全球多晶硅价格一路飙升至400美元/kg,赛维的设计成本为25美元/kg,投产后的利润空间巨大。

然而马洪多晶硅工厂还在建设期,全球多晶硅价格就一路跌落,跌至25美元/kg。同时,赛维多晶硅工厂本钱并没有如预期控制得好。马洪多晶硅工厂开工率时没有超过30%,业内估算赛维的多晶硅本钱为40美元/kg。

2010年6月,第二条5000吨/产线停掉,第三条线依然没建好。李怀介绍,2010年下半年开始,马洪多晶硅工厂的产量约100吨/月,到2011年年底,产量不会超过12吨/月。

2010年4月,马洪多晶硅工厂顶峰时期有4000名工人,到李怀2011年底离开的时候,已经不到1000人。

2012年年中,马洪多晶硅工厂彻底停产。

“马洪这边当初120亿的投入太大了,自从投产开始基本没有盈利过。”赛维内部员工王雨(化名)称,“虽然设计产能有1.5万吨,但是从来没有满产过。”

120亿元的巨额投入让赛维不堪重负。其间的2009年11月,因资金紧张赛维曾将1.5万吨多晶硅项目15%的股分转让给江西国际信托,作价15亿元。这是赛维资金遇到困难时,江西国际信托第二次“出手援助”。2011年1月,赛维宣布将15%的股分赎回。

18.46%的股权,以期待多晶硅业务能在香港上市。然而终赛维多晶硅业务并没有上市成功。[page]

孩子脑瘫康复中心
脑瘫康复治疗费用
南京脑瘫哪里看